好花伴跳蚤的杀机

 admin   2021-12-04 16:24   366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含羞草

 跳蚤在阳光下一次漂亮地跳跃,黑亮的一点就逃得无踪无影。我的眼睛再快,也已捕捉不到这个善于跳跃、完全变态的家伙。也许它并没有逃走,它只是落入我的脚下,把坚实的大地当作跳板,又跳回到我的身上,躲藏起来。当我再次感觉到它的存在时,它的杀机已经显露 。

  我的窗外是块不大的操场,好花伴一层薄薄的浮土闪耀着阳光的足迹。
 
  跳蚤一般是不会出现在上面的。它若是出现在那里,那么它只有等待机会,像名孤独的杀手静静地等待着人或是狗等动物经过这里时,把勇敢的一跳当作搏击生命的美妙瞬间。若是长时间没有这种机会出现,那它等待的将是死亡。操场下边是一排破旧不堪的茅屋,屋顶上的草被风吹得到处都是。那原是购销店的房子,很是热闹过一阵,只是早已人去屋空。我在一次急于解决肚子的疼痛时,闯入其中,才知道里面住着跳蚤。我的闯入带给它们的是惊喜和狂欢。

  我的宿舍与好花伴一墙之隔,门又与教室相通。大大小小十六个学生,每天有衣没裤的坐着睁着黑豆似的眼睛听我讲课。我无意中将手放在课桌上,十几个跳蚤立马跳到我手上,把我吓了一大跳。从此,我几乎不敢靠近他们。只要跳蚤的杀机一出现,我就会放下一切,禁不住在上课和下课时捉起跳蚤来。学生每每见我咧着嘴伸手在身上摸索时,就会在课上课下用傈僳话“跳蚤、跳蚤”地欢叫起来。这些跳蚤吸够了他们的血,又从黑瘦的肋骨间逃来,在黑暗中谈论着我的新鲜血液,狠咬几口还不够,还要浑身上下乱窜,搞得我疼痒难忍,烦躁不安,暴跳如雷。每每抓到一只好花伴,心里就像打了一场胜仗一样,极得意的咬牙切齿地将它掐死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qzxxz.com/post/21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